行业动态

苹果与谷歌如何掀起科技混战? 时间:2015-03-19   责编:admin

2007年1月9日,史蒂夫·乔布斯在美国旧金山发布了第一款iPhone。这款新产品以其革命性的功能和炫酷的外观赢得好评,但即便是当时最乐观的评价者也没有预料到iPhone所能赢得的巨大成功。在当时,对于iPhone,冷眼旁观者有之,讥诮嘲讽者有之,更有两批人深感不安。

  美国著名科技杂志《连线》特约编辑、《财富》等媒体特约撰稿人弗雷德·沃格尔斯坦撰写的《移动风暴:苹果与谷歌的科技之战》一书向人们披露了iPhone诞生前后鲜为人知的内幕。产品在发布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和极高期望,iPhone开发团队却感到压力重重,因为乔布斯发布会上拿在手里的那款样机,严格意义上讲是部缺陷重重的问题手机。工程师们担心样机在演示中死机,因为设定了一套所谓的“黄金路径”(乔布斯需要按照顺序一一展示iPhone的功能,避免触发死机);iPhone无线通信模块的软件极不稳定,以至于团队不得不从电信运营商AT&T那里借到一台移动基站供电系统;样机屏幕上显示的“满格”信号也是专门设定的。

  所有令开发团队担心的问题都没有出现,乔布斯的演示完美无缺。压力转给了另一群人:谷歌的安卓开发团队。乔布斯发布iPhone之前,安卓团队也在进行类似的探索,公允来说,该团队在一部分技术方面走到了iPhone的前头,而在其他部分则因为没有乔布斯那样的大胆想象力,而显得颇为保守。iPhone华丽上场,迫使隐藏在幕后的谷歌安卓团队被迫推倒重来。

  苹果与谷歌之战即将点燃,这是硅谷一小部分有识之士2007年就已经看得很明白的趋势。但在更多人看来,这两家曾联手对战过去的巨无霸微软公司的创新企业,商业模式根本不一样,一家卖产品,另一家依仗广告,不太可能成为对手。乔布斯也是这样看的,时任谷歌公司CEO的施密特是苹果公司的董事会成员,两家公司还拥有多位共同的顾问——最让乔布斯看重的是,谷歌的两位创始人布林和佩奇将他本人视为导师,三人私交甚笃,前二者亲口承诺过不会开发iPhone的竞争产品。《移动风暴:苹果与谷歌的科技之战》书中第四章的标题意味深长,“我以为我们是朋友”。

  布林和佩奇确实把乔布斯当做导师,以及最好的朋友,谷歌也一直笃行其宣称的“不作恶”。这些都没有影响到谷歌公司秘密开发安卓。弗雷德·沃格尔斯坦在书中指出,安卓团队是谷歌全公司的“例外”,公司笃行开放宗旨,连代码都可以拿给同行分享,但安卓团队则实行的是类似于iPhone开发的高度机密与封闭机制。这也难怪乔布斯对谷歌的小动作一无所闻。书中也特意提到,全保密封闭的安卓,在谷歌公司内部也造成了麻烦,其他产品和流程的员工无法参与其中,这使得安卓平台未来在运行谷歌公司Gmail等产品时会偶发式的出现故障。

  在安卓面世之前,苹果与谷歌之战第一回合是以后者“偷袭”的方式上演的。但乔布斯以及苹果公司其他高管、工程师逐渐都洞察到安卓的存在,以及这款产品逻辑与iPhone截然相悖的软件所可能带给苹果公司的威胁。苹果公司为此做出的反击,是在全世界各主要工业国家轮番起诉采用安卓系统的手机品牌商,比如三星、HTC和摩托罗拉。

  采用安卓系统的其他公司品牌智能手机遭到苹果公司起诉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中的高端产品具备了与iPhone相似、甚至某些方面更胜一筹的功能,外观亦可达到鱼目混珠的效果。安卓发布并被多家手机品牌企业采用后,消费者在不同手机品牌和电信运营商之间有了选择权,再加上2010年前后连续曝出的iPhone“天线门”等丑闻曝出,iPhone的困境是显而易见的。

  乔布斯在发布iPhone之初就声称“重新发明手机”,三年后,iPad的发布扭转了苹果公司在谷歌安卓攻势面前的不利情势。《移动风暴:苹果与谷歌的科技之战》书中评价认为,iPad颠覆了个人电脑业,这一次的直接受害者是戴尔、惠普、东芝、宏碁、联想等台式和笔记本电脑生产商,但更重要的打击对象仍是谷歌及其安卓联盟的手机品牌商。消费者配备iPad后,几乎可以满足其所有上网等娱乐与信息欲求,再加上iPhone,能够至少切断相当部分的用户流向安卓手机。

  弗雷德·沃格尔斯坦注意到,无论是iPhone、iPad,还是安卓手机,都极其有效的整合了媒体资源,成为信息时代传送的主要渠道和平台。“苹果iPhone在媒体业和科技行业引发的巨变,经由安卓的运动获得加速度,并由iPad拓宽为全方位的革命,最终在自乔布斯去世至今的这几年引发了一场大混乱”。这种混乱意味着对旧有商业模式和市场秩序的洗牌,也凭空创造了两大价值领域:分别以苹果和谷歌领头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创业空间。在可预见的未来几年内,苹果与谷歌之战仍将持续,或许只有等到下一轮移动革命时,才能涌现出这两家企业的替代者。

返回